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没有具体的需求,就不可能有详细的报价!

2021年04月15日 10:09

“开发一个商城APP要多少钱?都包含哪些费用?”对于大部分打算开发APP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应该是最关心的问题了。这也是情理之中,从用户的角度出发,最关心的问题肯定是跟钱有关的问题了,只有知道开发费用以后,心中才能有一个答题的预估,知道自己的资金是否足以支撑整个开发。

但是,关于APP开发的价格往往也是最难以确定的,如果你去问市面上那些大型的、靠谱的开发公司,他们都是要先问你的需求,然后才能给出报价。这个时候给出的价格也往往只是个预估价格,具体的价格还需要等功能确定下来以后才能确定。


直接说价格的不一定是好公司

这个时候,一些心急的用户就会不耐烦,甚至会想:我只想要一个具体的报价,你们却让我加产品经理,是不是想给我推销产品?想坑我?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我再换家公司问问。然而,结果还是一样的。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是不是这些公司不够专业呢?答案恰恰相反,没有直接给你报价,反而说明这个公司是比较专业的,那些直接给你报价的,才是皮包公司!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看我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原因。

对于一些劣质的小公司来说,直接给你报价,并且报一个对你充满诱惑力的价格,可以提高他们成交的几率,但是客户的利益是无法得到保证的。举个例子,之前有个客户想做商城APP,他在网上咨询了几家APP开发公司,很多都是需要他先提供开发需求,才给报价,要么就是直接说五万起步。唯独有一家公司,只是简单的在电话里问了下他的需求,就说三万块就能做。客户在选择了这家公司之后,打了预付款,销售人员承诺25个工作日交付。


这一切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价格也很合适。但是在开发过程中,因为团队不够专业,开发经验不够丰富,所以难以准确get到用户的想法,再加上小公司团队规模不够,开发过程中遇到很多技术难题难以克服,经过了整整三个月才只是交付了第一版。这中间耗费的财力物力想必不用我多说了。最后算下来价格也不便宜。

我不敢保证说大公司的价格会比这家公司低,但是项目开发周期肯定会比这个公司快,技术团队足够专业,即使遇到问题也可以及时解决。

为什么不直接给我说价格?

我们接着说关于价格的问题。我始终都在说,只有需求清楚,价格才能清楚,这两可以说是一个并列存在的关系,没有具体的需求,就不可能有详细的报价。这就好比你去饭店里面吃饭,需要先点菜才能结账。你一进饭店直接问老板,我吃一顿饭要多少钱,老板怎么给你说?一份蛋炒饭可以叫一顿饭,一份佛跳墙也是一段畈,那价格能一样吗?所以,要先说功能需求,再问价格。


还有一种情况,也是大家常问的:“我想做一个类似于美团的APP多少钱?”一般遇到这种客户,我都很佩服他,佩服的五体投地那种!为什么呢?有钱啊!!大佬啊!!少说家里都有几个亿!光是美团外卖都够一个50人团队规模的公司开发一年,就这还不一定能做到一样的效果,何况是整个美团!

其实,从我们以往的开发经验来看,提这种问题的客户,大多是看中了某个产品的某个功能,而不是说整个产品。比如,客户说想做个和美团一样的APP,其实他只是看中了美团里面的拼团功能,想做大众点评只是看中他的点评功能。所以,我们在描述需求的时候要尽量表述清楚,这样既可以提高沟通效率,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同样的项目,报价却不同?

同一个项目,不同的公司,报价却不同?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常见的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是很容易理解的。你找的公司规模不同,配置的技术人员水平不同,肯定价格也不同。还拿吃饭来举例,那路边摊的蛋炒饭和五星级酒店的蛋炒饭价格能一样么。


另外,影响APP最终价格的因素有很多,比如地域、开发周期、人员配置等等。就像北上广深受房租地域等方面的影响,价格肯定比三四线城市价格要高;开发周期也会影响APP的价格,有些客户为了赶节日或者其他因素,需要赶工期,那么近就需要配置更多的开发人员,才能缩短工期,价格肯定会高一些。

综上所述,我们在打算开发APP的时候,一定要多做比较,权衡之后再做决定。

优联互通专注于APP定制开发15年,积累了丰富的从业经验和行业案例。每一款APP开发前期,都会有对应的产品经理一对一管家式沟通,确保了解用户的每一个需求和想法;开发过程中,有来自各地的开发人员组成团队,全程为用户的需求保驾护航;APP运营上架后,更有经验丰富的运营团队全程跟踪维护,有问题瞬时响应排除,力求每一款产品都展现出理想的状态。APP开发,找优联互通!



相关推荐

租客惠:实现商家良性运转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7月16日 11:14

即使租赁体验感较差,为何租客还是会通过中介来进行租赁?

据有关统计分析,目前我国大概有1.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这当中以新就业的大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为主要群体。从长期需求来看,我国租客群体偏年轻化。众所周知,“高额押金”、“高额中介费”,“带看费”等各种费用,一直是压迫在所有租客身上的巨石,可大部分房源都掌握在房产中介手里,不通过中介租房又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即使租赁体验感较差,费用也较高,很多租客还是会通过第三方中介来进行租赁。传统租房交易中,服务长期缺失,也逐渐爆出服务质量差、欺诈、乱收费、信息虚假等问题,传统中介平台在服务参与过程中保障不够。这些问题直接刺激消费者寻求新的租房体验。在问题与需求双重裹挟下,如何打造满意的租房体验十分关键。而租客网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痛点,所以率先采取措施,解决广大租客在租房过程中面临的问题。租客网力争在租赁上打造极致消费体验平台,在解决市场“虚假信息”等痛点的基础上,提出了“单边收费”。所谓的租客网“单边收费”就是房东与租客达成交易后,租客网平台只收取房东单方面的费用,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从看房到入住,除了租金之外,租客无需支付任何费用!作为国内第一个在房屋租赁中提出“单边收费”概念的平台,租客网无疑是为部分“乱收费”的中介及平台做出了表率。不论是房屋中介还是租赁平台,都是充当着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信息连接者,通过信息匹配达成交易后,从双方获得部分费用,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中介费”。而租客网这个大胆的尝试,对于全体租客来说更是一个减轻租房负担的好机会!从高额中介费及多项费用,到租客网“单边收费”,租客网正在变革着整个租赁生态,其核心是保证租客拥有全流程高品质的租房体验。所以想要实现精准匹配,仅靠中介的力量很难达成,必须依靠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机制。而作为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官方平台的租客网,在“单边收费”、“信用体系”、“租客安全”等相关平台功能的支撑下,显得更具优势!可以预见的是,在租赁行业拥有最广泛受众群体租客网必将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新独角兽,为所有租客带去更便捷、实惠的租赁体验!

2020年05月13日 14:31

万泰生物上市后,农夫山泉冲港股,包装饮用水毛利超六成

新京报讯(记者阎侠)一直以来,农夫山泉要上市的消息不绝于耳,但是屡次遭到官方否认,这次,要来真的了?4月29日,港交所披露了农夫山泉的招股书,更早之前,3月17日,证监会接收了农夫山泉境外IPO审批材料,3月23日发了受理通知,4月16日给了一次书面反馈。盈利能力高于同行平均水平,包装饮用水毛利率超60%农夫山泉成立于1996年,是中国包装水及饮料的龙头企业。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中国市场前三位。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益分别为17491百万元、20475百万元、24021百万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20.6%。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农夫山泉的盈利水平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6.9%、7.1%、9.6%的平均盈利水平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的3.9%、7.6%及8.5%的平均盈利水平。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饮料产品的收益占总收益的比例分别为40%、40.1%、38.4%。以2019年为例,农夫山泉四大主要产品: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饮料的收益依次为14346百万元、3138百万元、3779百万元、2311百万元;其毛利率依次为60.2%、59.7%、50.9%、34.7%。此前多次传上市多次否认农夫山泉已经被传要上市多年。在浙江监管局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一篇发布于2003年8月28日的报道中这样写道“一年多来,杭州特派办克服人手少,任务重的困难,先后到农夫山泉等40多家拟上市公司中进行现场检查,实地调研改制辅导情况。完成了31家拟上市公司的辅导调查评估。对5家拟上市公司的举报事项进行了专项核查。”2017年3月,有媒体称农夫山泉或将上市,理由是在浙江辖区处于辅导期内拟上市的公司名单中,农夫山泉身处其中。对此,彼时的农夫山泉董秘回应称“没有上市打算”,至于为何会出现在上述名单中,董秘回复“陈年旧事而已”。2017年6月,在和讯网的一则报道中,农夫山泉董事长兼总经理钟睒睒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但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2017年11月,有报道称农夫山泉要借壳乔治白上市,这一消息导致乔治白连续三个交易日大涨,最后乔治白官方发布公告辟谣,“本公司目前不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事项……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询问,不存在关于公司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也不存在处于筹划阶段的其他重大事项。”2018年,证监会浙江局官网发布的一则报告显示,农夫山泉正在接受上市辅导,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报告显示,2018年第一期的辅导工作已经结束,下一阶段的辅导工作重点主要包括:第一,了解公司新项目投资进展情况;第二,继续关注公司舆情;第三,进一步督促公司接受辅导人员学习法规知识,持续了解公司规范运作相关事项。同年8月6日下午,农夫山泉媒介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没有接到公司要上市的通知。随后,农夫山泉董秘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例行辅导,没有上市计划”。董秘称,公司十多年前就已接受上市辅导,一直在接受上市辅导,但一直没有上市计划。至于为何公司不准备上市,却要支付上市辅导费用,董秘回应称:十几年前(费用)不高。”2019年年初,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显示,农夫山泉历经中信证券10年的上市辅导,在2018年12月终止。实控人钟睒睒的资本版图根据招股书,农夫山泉的实控人为钟睒睒,持股比例接近90%。离开记者行业,下海经商已有20多年,钟睒睒被外界冠以“独狼”之称。公开资料显示,钟睒睒在创办农夫山泉之前,已经于1993年成立了养生堂,打响了养生堂龟鳖丸、朵儿胶囊等品牌。除了保健行业和饮料行业,钟睒睒还涉足了医药行业。资料显示,钟睒睒是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北京万泰生物旗下有一家名为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钟睒睒在这家公司担任董事。2017年年底,养生堂与农夫山泉就已经正式进军化妆品行业;2018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公布第三十批拟纳入优先审评程序药品注册申请的公示,涉及16个产品,其中包括重组人乳头瘤病毒16/18型双价疫苗(大肠杆菌),申请企业为厦门万泰沧海、厦门大学和北京万泰生物。值得一提的是,万泰生物于4月29日在A股上市。作为万泰生物的实控人,钟睒睒直接持有万泰生物7880.0518万股,占万泰生物发行前总股本20.2053%的股份,并通过养生堂间接持有万泰生物63.3526%的股份。4月30日,万泰生物当前股价为13.86元/股,单日涨幅为10%,上市公司总市值为60.1亿元。

2020年04月30日 14:20